望楼书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儿时的回忆

第五十四章 儿时的回忆

        “好了,那么就这么定了,你在外面布置陷阱,然后我下去把魔物引出来。”

        姜律说着,便开始扯藤蔓编绳子。

        鬼面狐见状问道:“你这是做什么?我的陷阱用不上这些。”

        可姜律并没有停下手上的活,只是瞥了他一眼,然后解释道:“这是用来绑在我身上的,我要是遇上危险来不及跑出来你就可以把我拉上来。”

        “啊?哦。”鬼面狐恍然大悟:“还是你想得周到。”

        然后就听见姜律继续说道:“你可得抓紧点,我小时候就是这么死的。”

        “好。”鬼面狐先是点点头,随后意识到了什么:“等一下,你说什么玩意儿?”

        姜律一边将绳子绑在自己腰上,一边感慨似的道:“我有一个曲折的童年,好在我爱上了体育。”

        “这跟曲折没关系吧...”

        “沉淀,然后顶峰相见!”

        “......”

        “愣着干嘛?”姜律指着洞窟:“布置陷阱啊。”

        十分钟后。

        姜律指着地上不起眼的凝胶状物体,质疑道:“你打这么多糯叽叽软乎乎黏稠拉丝的绝绝子胶胶做什么?”

        无法领会其中真谛的鬼面狐认真地解释:“这不是胶水,而是具有强烈腐蚀性的毒液,碍于现在的情况,不可能用威力太大的陷阱,这是最合适的选项。”

        “尊嘟假嘟0.o?”

        看姜律似乎不大相信毒液的效果,鬼面狐也不辩解,直接捡了一块石头扔进去。

        仅仅只是瞬间,石头就被融化在了里面。

        “嚯。”

        姜律惊呼一声,兴奋地捡来更多石子,一颗颗往里扔。

        “真特么有意思!”

        “你到底还下不下去了?!”

        ......

        姜律一只手握着绳子,一只手提着重新点亮的油灯,从岩壁往下慢慢摸索着下落。

        很快,他的脚便踩到了实地。

        可这距离出口已经有快十米的地方,却远远不是洞窟的最深处。

        他只是刚刚来到了第一处地势较为平坦的缓坡,距离他两三个步距的地方,又出现了一个一人高、莫约一米宽的的不规则洞口,角度陡然加剧,延伸至深不见底的黑暗中。

        这种环境对其他人来说是压抑的、容易感到恐惧的,但对姜律来说,跟回家了一样。

        只是他稍稍有些疑惑。

        作为魔物巢穴,门为什么会这么小?

        不过这样的地形其实算是一种优势,一会儿跟魔物拉扯的时候,靠着这条狭窄的通道,就不至于同时被不同方向的魔物围攻,只需要专注于眼前的魔物就行。

        所以姜律也就并没有多想,一头扎进了黑暗中。

        靠着油灯,他小心翼翼地向下前进。

        随着他越是深入,脚下的坡度也就越大,到最后,与其说是走,倒不如说是往下滑。

        好在这样的情况没有持续多久,姜律顺利地来到了地底。

        又走过一段较为平缓的甬道,姜律面前豁然开朗。

        这是一个巨大的溶洞。

        姜律缩在拐角,露出半个身位,打量着里面的情况。

        底部是数不清的天然石林,而溶洞顶部,则是外界的高大乔木盘根错节的根部,它们穿透了土层,扎根于此,并相互纠缠在一起,像是织成了一张密密麻麻的大网挂在顶端。

        可奇怪的是,偌大的空间里,却是悄无声息,似乎根本没有活物。

        姜律皱起了眉头:“说好的魔物巢穴呢?啥也没有啊。”

        就在他准备尝试进一步探索的时候,却突然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直蹿天灵盖。

        一道阴冷的目光不知在何处窥伺着他。

        姜律猛地回头,可除了来时的通道,什么也没发现。

        他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这道目光让他感受到了一种无限接近于视奸的凝视带来的窒息。

        他如临大敌,缓缓探进半个身子,仔细扫视着溶洞中的一切。

        但还是什么发现也没有。

        直到他想到了什么,缓缓抬头。

        只见一颗巨大的猫首倒挂在入口处的上方,正用一种好奇而又漠视的眼光打量着姜律,就好像正在看蚂蚁筑巢的孩童,仿佛下一秒就会看腻,然后一脚踢翻整个蚁穴。

        “这...这是...”

        姜律震惊地盯着猫首后方的躯体。

        那显然不是猫的身躯,在姜律面前的,是足有八条的纤细的节肢动物的腿,爪子只有一根,锋利且纤长,倒扣在岩壁的钟乳石上,支撑着它就这么悬挂着。

        像猫,更像蜘蛛。

        可震惊之后,姜律却是蓦地激动起来。

        他认识这种生物。

        这种在阴间少见的以实体存在、能够随意变化大小的猫首蜘蛛身的生物叫做猫猫虫,来自地狱深处的阴暗族群,和地狱三头犬并称为最珍稀的贵族宠物。

        姜律小时候就养过猫猫虫,可惜因为猫猫虫的爪子十分锋利,爬行的时候会无法避免地产生巨大的破坏,所以在那只猫猫虫把姜律儿时的好友挠死以后,他就只能趁着好友复活的时间把他心爱的宠物送走,假装没养过猫猫虫。

        现在再见到这种生物,姜律自然觉得无比亲切。

        “居然是金渐层!”

        姜律笑眯眯地伸手扯了扯猫猫虫的胡须,宠溺道:“哎哟我的小乖乖,你要可爱死谁啊?”

        咔嚓!

        “诶我手指呢?”

        姜律缩回只剩三根手指的右手,看着不翼而飞的大拇指和食指,有些懵逼。

        此时,他回忆起了小时候去阴间最大的猫猫虫舍的时候店主给他科普过的知识。

        野生的猫猫虫是阴间最危险的邪魔之一,只有经过驯服,在猫猫虫舍从小长大的才能作为宠物养育,而且还得签定个什么契约,确保它不会伤害自己的主人。

        姜律咽了口唾沫,看着缓缓往下向他逼近的,嘴里咀嚼着他的手指的猫猫虫,突然紧张起来。

        他记得店主好像跟他说过驯服猫猫虫的方法,但是一紧张,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坏!崩!寄!完!”

        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猫猫虫却仿佛嗅到了什么,视线从姜律的脸庞缓缓下移。

        “嗯?”

        一动也不敢动的姜律先是一阵困惑,随后想到了什么,茅塞顿开。

        “我想起来了!”

        ......

        与此同时,在洞窟外等待着的鬼面狐,突然发现已经一段时间没动静的绳子突然开始快速滑动收紧,并且那头传来了提前约定好的让他牵扯的信号。

        “要来了吗?”

        鬼面狐打起精神,严阵以待地拽住绳子开始用力拉扯。

        可出乎他意料的是,只拉了一小段,鬼面狐便又收到了新的信号,让他放松一些。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本着对姜律的信任,他照做了。

        然而他刚刚放了一些长度,另一头又传来拉的信号。

        拉,放,拉,放...

        鬼面狐愈发焦躁和担心。

        “你到底在干什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