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楼书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姜律讨厌没有边界感的人

第四十章 姜律讨厌没有边界感的人

        “什么...”

        荆澜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后吓得松开了手。

        “刚刚不是这样的啊...”

        “废话。”姜律吐槽道。

        “那怎么办...”荆澜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老实坐着别乱动了,准备起飞了。”

        “噢。”

        姜律没心思再跟她掰扯了。

        他随意按下几个按钮,然后唤醒总工程尸贾维斯,装模做样的握住操纵杆往后拉,假装是自己在驾驶。

        红蜘蛛的引擎瞬间启动,沿着跑道,带着轰鸣声冲向了天空。

        这里的动静很快引来了守卫。

        他们抬着头,问为首的头目。

        “用跟上面汇报吗?”

        头目摇摇头:“大首领说了,不管他干嘛,我们都当没看见就好了,大首领神机妙算,肯定都在他的计划之中。”

        众人恍然。

        这时有人却突然道:“但是我刚刚看到大首领的妹妹好像也跟着去了...”

        头目虽有迟疑,但还是选择了相信大首领。

        “不怕,这一定也是计划的一部分,他这么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原来如此。”“不愧是大首领的心腹。”“老大真是太懂了!”

        ......

        云层之上。

        没有掩盖和遮挡,夜空中的星星点点无比清晰,仿佛近在咫尺。

        荆澜的脸贴在机舱玻璃上,清澈的眼底泛起涟漪,脸上掩饰不住的喜悦。

        姜律握着操纵杆,无聊地盯着远方发呆。

        “快看!”

        荆澜突然惊喜地大叫。

        姜律循声看去,发现对方指着的方向,有一朵模样很奇异的云。

        荆澜回头:“像不像一个蘑菇?”

        “不大像。”姜律摇摇头,追忆道:“我见过真正的蘑菇云,那两朵云消失过后,我家楼下多了很多流浪汉。”

        “为什么蘑菇云会有流浪汉?”

        “不利于和平的问题不要多问。”

        “小气。”荆澜吐了吐舌头,就又将注意力放在了窗外从来没见过的景色上。

        姜律稍作犹豫,琢磨着时机应该差不多了,便问道:“说起来,你说的小偷是什么意思?”

        “什么小偷?”

        “就是你说极乐城的当权者是小偷,这是为什么?”

        闻言,视线依旧盯着窗外的荆澜突然间有些心不在焉。

        但她还是刻意隐藏住了心中的仇恨,轻描淡写地回答道:“原本沙漠里没有极乐城,大家都只是过去那场末世灾难的幸存者。

        后来在我曾祖父的领导下,难民们团结一致,修建起了名为极乐城的这个安全区。

        可就在最后确立秩序的时候,曾祖父却遭到了背叛,赶了出来,还给我们安上了罪民的帽子。

        我的祖先出了最大的力,牺牲了最多,但最后却被那些混蛋窃取了胜利的果实,还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顿了顿,她加重语气,似是在问姜律,又像是在坚定自己的内心。

        “这公平吗?”

        姜律听完,心绪同样有些复杂。

        因为他想到了自己。

        “这不公平。”他沉重地说道:“不过对于这种摘桃子的畜生来说,破坏永远比保护简单得多。”

        荆澜默不作声,但姜律能感觉到她的内心并不平静,因为她的手正在逐渐攥紧。

        姜律皱了皱眉头:“别再捏我的操纵杆了啊混蛋!!”

        只想发泄心中阴郁的荆澜这才发现自己又毫无觉察地抓了不该抓的东西,但或许是为了面子,她并没有松手,反而是“哼”了一声,然后恶狠狠地道:

        “你刚刚说我哥哥是在给极乐城添堵,我可一直记着呢,这是对你的惩罚!”

        像是为了示威,荆澜甚至用另一只手也抓了上去,故意使坏般地掰弄起来。

        姜律的表情变得不太好看。

        他一向很讨厌没有边界感的人。

        更讨厌没有边界感还无知的人。

        怀里的女孩显然就是这样的人,装得很懂,但实则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做什么过分的事。

        也就是他姜律是正人君子,若是她这么对别人,什么后果简直想都不敢想。

        想到这里,姜律叹了口气。

        “你也就是遇到我了。”

        “怎样?”荆澜得寸进尺,得意地笑着,竟然还要将手伸进去。

        “别乱动啊!”

        姜律握着操纵杆的手微微打颤,尽管驾驶的事情交给了贾维斯,但是他这么一抖,飞机还是颠簸了一下。

        荆澜正趁着姜律得操控飞机不能拿她怎么样作势要扯他的衣物,结果飞机一震,她“哎哟”一声手滑了一下,竟是弄假成真,真给姜律扯下来了。

        感觉失去了束缚,姜律一下子愣住了。

        而荆澜更是慌乱地开始乱动。

        “你你你你!你怎么真的...别这样啊!”

        “你以为我想吗?!我是不是叫你别乱动了?!”

        “那...那现在怎么办,顶到我了!”

        “什么怎么办?”姜律恼羞成怒:“现在还能怎么办?!”

        “把安全带解开处理一下行不行?”

        “亏你说得出口?万一出什么事命都没了!”

        荆澜嘴上叫嚣得厉害,但是发现玩脱以后,整个人都懵了。

        特别是当她发现什么之后,更是惊慌失措地大叫起来。

        “你想想办法啊,要滑进去了...”

        “操!怎么能滑进去啊?”

        “我偷跑出来的,外套里面没穿啊...”荆澜双颊绯红,咬着牙屈辱地说道。

        “你他妈的!”

        姜律人都要气晕了,但还不得不耐着性子安抚荆澜。

        “这样,你手撑在我大腿上,然后踮着脚,腰往上抬,这样能稍微保持点距离。”

        荆澜垂着头,将发烫的脸隐藏在长发中,按照姜律说的行动起来。

        “这...这样吗?”

        “对,你就保持这个姿势。”

        “可是我的脚已经开始酸了,我可能坚持不了太久...”

        姜律紧贴着她的腿,的确感受到了荆澜的颤抖。

        她现在全身的重心都在后仰,没点底子的人的确没办法一直保持,更何况现在还是在飞机上,时不时就会因为气流颠簸。

        “你能坚持多久坚持多久,等我平复一下。”

        “嗯...你快点...”

        “别催啊!”

        足足坚持了一分钟,期间问了姜律好几次得到的都是否定的答复,荆澜终于还是顶不住了。

        “你好了没有啊,我真不行了。”

        说话的同时,她已经忍不住想坐下来了。

        可她的身子刚往下移动了一点,就触电似的弹了起来。

        她难受得泫然欲泣,带着哭腔质问道:“怎么更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