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楼书 - 网游竞技 - 不许在阳间搞阴间操作!在线阅读 - 第五章 你看,又急(求收藏口牙!)

第五章 你看,又急(求收藏口牙!)

        意外的发现让姜律惊讶之余又是有些心烦意乱起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转生前的残躯会以这种方式出现。

        虽然早就猜想过这个世界的灵异复苏可能和阴间有关系,但是他也没有想到关系会这么密切。

        甚至自己的身体碎片的投影都成为奖池道具了。

        但因为身上只有牛牛是原装的,记忆也相对残缺,他根本对两个世界的联系一无所知。

        不过好在现在除了牛牛,还多了一个手掌,只要从现在开始重拾未来战士计划,原装合体指日可待!

        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其他零件怎么搞?

        且不说是不是都在福袋奖池里,更不用考虑福袋怎么稳定获得,光是说这种每次都能开出金色传说的运气就是个大问题。

        “我一个人终究势单力薄...”

        姜律叹了口气,思索着自言自语:

        “要不等其他人得到以后我再去越货?”

        ......

        与此同时,孤儿院的院长正驾着车,行驶在崎岖的路上,一边猛踩油门一边气急败坏地拍打方向盘。

        “你特么真行啊!骑个破自行车能跑这么远!”

        此刻,他的心里是无比焦急的。

        来的路上,他已经联系过驱魔人公会的熟人了。

        原本以为光是a级灵域四个字就已经足够凶险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其中的复杂程度还远超他的想象。

        为了这次的灵域,公会那边保守估计已经牺牲了五人以上。

        即使院长早就从公会半隐退,很久没有进入过灵域了,但也并不代表他不关注公会的事。

        这样的数字,已经好几年没有出现过了。

        听说高层正在就此事开会,能参加的至少都是二十级以上的资深驱魔人。

        他因为还有孤儿院院长的身份加持,算是驱魔人中德高望重的那一批,但即便如此,他如果去参加这次会议中也仅仅只是能旁听的程度。

        可想而知公会那边对此有多重视。

        这种情况下,姜律一个普通人,跑到那种地方去,不是找死吗?

        念及于此,院长恨不得把油门踩到底盘下面去,早一秒到说不定姜律就少一分的风险。

        终于,狂飙了快六十多公里,院长终于赶到了灵域标点的地方。

        他扯开安全带,推开门,下车焦急地寻找起了姜律的踪迹。

        “是...是在哪里?”院长召出面板,努力克制着已经开始紊乱的呼吸:“呼...是在...嗯?”

        他的目光突然停留在已经变成了灰色的灵域页面,以及边上弹出的公告上。

        【灵域《全家福》攻略成功】

        【降临终止】

        【评价:无法复刻的极致】

        【攻略者:攻略者选择了不公开】

        “攻略了?”

        院长一怔,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过随即他便想起了什么。

        之前通话莫名中断后他一直尝试拨打姜律的电话,但都无法接通,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因此他才猜测姜律误入了灵域。

        驱魔人进入灵域能通过面板查看攻略信息,但普通人误入,就跟无头苍蝇没什么区别了。

        按照以往的经验,一百个这样的人里都不一定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现在只能祈祷灵域被攻略的时候他还活着,这样说不定还能捡回一条命。

        想到这儿,院长颤抖地拿出手机,给姜律打去电话。

        嘟——嘟——

        “响了!”院长为之一振。

        可是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始终无人接听。

        这呼叫的声音每响一次,院长的心便悬得更高一分。

        直到冷漠的机械音传来,院长终于绝望了。

        已经年逾花甲的院长自以为经过这些年自己早已经看淡了生死,可真当他面对的时候,又觉得一切是这么沉重,是这么难以接受。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让你老实在安全区待着,你就是不听,混蛋!混蛋啊!”

        他歇斯底里地怒吼,稍显臃肿的身材颤抖着,看上去很滑稽,但任谁看到这一幕也根本笑不出来。

        就在这时,他手机响了。

        院长一看,面色剧变。

        他瞬间接通了电话。

        “喂?”他小心翼翼地试探。

        “老爹你给我打这么多电话干啥?我刚看到居然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听着熟悉的声音,院长终于长舒一口气,悄悄揉了揉有些泛红的眼眶,强忍住哽咽:“你现在在哪?”

        “其实...我昨晚和朋友出去玩了,刚刚不知道为啥手机突然没信号了,这会儿正准备回去了。”

        “等你回来我再收拾你!”

        恶狠狠地说完这句话,院长挂断了电话。

        躲在树上的姜律分明看见,院长在挂掉电话的一瞬间,如释重负地靠在车上,滑落并瘫坐在了地上,好长时间才缓过来。

        直到汽车开走,姜律才从树上爬下来。

        他一直知道院长很关心自己,只是没想到,院长对自己会关心到了这种程度。

        “老爹...还真没叫错。”

        姜律此时有些内疚。

        不过他也别无选择。

        院长一直把他当作一个普通孩子,甚至是亲生孩子看待,要是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那自己是该和盘托出还是为了避免麻烦断了这层关系呢?

        前者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被背叛过一次,而且是如此严重的后果,他已经有了心理阴影。

        后者凭心而论他也不愿意面对,毕竟相处了十多年,说没有感情也是假的。

        思来想去,现在这么做已经是最优解了。

        院长永远都不知道自己的事,那他们也就能永远保持这么诚挚的关系。

        ......

        当姜律骑着自己心爱的座驾颠回孤儿院时,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夫人的睡袍带来的提升这下子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虽然比起平时来说,骑车的速度没有太大变化,但是因为那几乎要翻了倍的耐力,他全程保持了高速骑行,时间大大缩短。

        也正因如此,院长很轻易地就相信了他没有去过北郊。

        毕竟一个小时骑车六十公里,或许对驱魔人来说不是难事,但是姜律在院长眼中还是普通人,而在普通人中,这已经算是顶尖运动员的水平了,以姜律的身体素质显然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看着喘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姜律,院长气不打一处来:“你还记得你护工的身份吗?!”

        “还做啥事儿?”姜律厚着脸皮问:“这个点那帮小兔崽子应该都吃完饭了吧?”

        “合着你就记得个安排吃饭是吧?”院长怒上加怒:“整理房间呢?照顾生病的孩子呢?都跟你没关系了?”

        姜律像是第一次听说还有这种事,一脸震惊:“啊?原来这种事也归我管?”

        “你说呢?”院长露出森白的牙齿,恐吓道:“我今天很生气,所以你最好一丝不苟地给我全部做好!”

        院长的生气并非是作伪,只不过他不是气姜律半夜跑出去鬼混,而是气他总是喜欢做些冒险的事,让他担心。

        这次万幸是没误入灵域,可下次呢?

        但即便到了这个份儿上,院长依旧没有告诉姜律自己因为担心他去了北郊的事。

        姜律自知理亏,也不犟,只是谨慎地问道:“我不会治病,要是生病的孩子被我治死了,应该不会追究我的责任吧?”

        “照顾!我说的是照顾!”院长终于按捺不住心底的野兽了:“谁让你去治了?!”

        姜律尴尬一笑:“你看,又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