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楼书 - 都市言情 - 都市绝品嚣张高手在线阅读 - 第75章 把血喝下去(求推荐票)

第75章 把血喝下去(求推荐票)

        面对这样一个女人,萧璋也只能暗暗发出一阵惋惜之叹,对于杭月云来说,在杭家生活的每一分一秒,都是需要莫大的勇气,真是难为她了!

        想到这里,萧璋在杭月云的身边蹲了下来,伸手轻轻拍着她的香肩,算是在给她安慰。

        “不到最后一秒,千万不要轻言放弃,哪怕是为了你的父母。”萧璋柔声劝道。

        杭月云一直埋头痛哭,哭声传的很远,但在这杀人如麻的黑狼雇佣兵团总部,眼泪根本不会博得丝毫的同情。

        事实也很快证明了这一点,听到哭声,那帮围在篝火四周的黑狼雇佣兵团成员们只是很随意地看了眼,很快收回视线,继续他们的狂欢作乐。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也许是杭月云想开了,只见她停止了哭泣,用手中的面纸擦掉脸上的泪痕。

        “谢谢你,我已经没事了。”杭月云脸上露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轻声说道。

        萧璋又从口袋里掏出面纸,整包递给了杭月云。

        在异国他乡的夜晚里,萧璋陪着这位坚强女人聊了很长时间,直到东方天空中泛起一抹鱼肚白。

        “快要天亮了。”杭月云连忙从石头上站了起来,满脸歉意:“真是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长时间,你快点去休息吧。”

        “记住我说过的话,希望也许就在你绝望的时候才会出现,所以,千万不要放弃。”萧璋语气温和地说道。

        “我记住了。”杭月云用力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就算是为了我爸爸妈妈,我也不能轻易放弃。”

        “你能这样想,当然再好不过。”萧璋满意地笑道。

        两人简单寒暄了几句后,杭月云转身离开了,萧璋站在原地,静静看着杭月云的背影。

        “这家伙总是叮嘱我千万不要放弃。”没走几步,杭月云忍不住偷偷用余光瞥了眼萧璋,在心里暗忖道:“不知道他究竟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目送杭月云回到她的石屋内,萧璋收回视线,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是时候该干他的事情了。

        想到这里,萧璋开始若无其事地在黑狼雇佣兵团总部四周走动,表面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在暗暗观察周围地理环境。

        对于萧璋的走动,黑狼雇佣兵团成员们并没有放在心上,一来,黑心狼早就下令,萧璋和杭月云现在是他们黑狼雇佣兵团的贵客,成员们要以礼相待,他们自然不会因为萧璋的事情自找麻烦;另外一点,斯罗府山谷是修炼者禁地,这里是他们黑狼雇佣兵团的天下,任凭这个乳臭未干小子的能耐再大,也掀不起多大的风浪。

        在黑狼雇佣兵团总部逛了一圈,对于这里的环境以及黑狼雇佣兵团的部署基本上了如指掌,不得不说,倘若不是斯罗府山谷这个天然屏障,他们真的连三流雇佣兵团都算不上,警惕性薄弱,成员们纪律散漫,乱成一锅粥。

        就在萧璋准备离去的时候,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一阵谩骂声。

        萧璋犹豫片刻,不动声色地走了过去。

        很快,萧璋看到一个大铁笼,铁笼里关着一个男人,隐隐约约望去,萧璋觉得这个男人的身影有点熟悉。

        等走近看清这个男人的面貌,萧璋先是一惊,旋即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你们这帮畜生,有本事就杀了老子。”男人双手抓着铁笼,声嘶力竭地骂道:“老子要是眨下眼睛,就不算是男人。”

        “不累吗?”萧璋走上前,面带坏笑地问道:“这附近都没有人把守,你叫给谁听呢?”

        看到突然出现的萧璋,男人反应和萧璋一样,一番端详之后,男人开始激动起来:“你是鹰隼战队的鹰头?”

        萧璋面带一丝笑意地点了点头。

        “你怎么会在这里?”男人急忙问道:“难道也被黑狼雇佣兵团绑票了?”

        “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被绑票了吗?”萧璋反问道。

        男人这时才注意到,萧璋身上毫无束缚,而且行动自如。

        “据我所知,你蝎子好歹也是国际上小有名气的雇佣兵,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逊,竟然被这帮三流货色给绑了?”萧璋毫不客气地挖苦道。

        “别提了,自从我们雇佣兵团解散以后,我单兵为营,靠着接私单生存,谁知前几天执行任务的时候,不小心中了这帮混蛋下三滥的道。”蝎子忍不住大骂一句,解释道。

        “那你确实够背的。”萧璋笑了笑,说道。

        “对了,鹰头,你怎么会在这里?”蝎子好奇地问道。

        “你想离开这里吗?”萧璋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蝎子毫不犹豫地点头应道:“当然。”

        “正好我需要帮手。”萧璋犹豫片刻,从怀里掏出刚才的小酒壶和一把匕首。

        “你这是要干什么?”蝎子狐疑地问道。

        “你相信我吗?”萧璋依旧没有问答。

        蝎子点了点头,不管萧璋葫芦里在卖什么药,但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相信萧璋。

        萧璋脸上划过一抹满意的笑意,突然拿起匕首在左手手掌上狠狠划了一下,匕首过时,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殷红的血液顿时渗透而出,聚滴流淌而下,快速滴入萧璋早已准备的空酒壶中。

        萧璋表情冷淡,任由血液不断流淌。

        眼前这一幕,把蝎子看得一愣一愣的,他不知道萧璋究竟想要干什么,难不成是觉得身上的血太多,需要排些出来?当然,蝎子不会相信赫赫有名的鹰头会这么傻,更不相信事情会这么简单!

        “喝了它。”等小酒壶差不多盛满献血的时候,萧璋才不慌不忙地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用力包裹住伤口,最后出人意料地把酒壶递给了蝎子。

        蝎子傻了,眼圈向四周张裂,凸出的眼球上布满震惊与诧异,一脸懵逼地看着萧璋。

        这混蛋到底有没有搞错?就算真觉得身上的血液过多,想放些血出来随便放就是,他绝对不阻难,可这个混蛋现在竟然把放出来的血让他喝下肚,这是把他当成了什么?他可不是食肉动物!